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武汉慈善总会27亿善款上缴市财政?专业人士分析
  
  来源: www.zecaviana.com 点击:1781

据民政部主任、中国社会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公益时报》的一则微博报道,2010年2月10日,武汉市慈善总会从1月27日起向市财政移交了4批总额为27亿元的抗疫捐款。

报道称:“武汉市慈善总会是民政部指定的五个接受捐赠的单位之一,主要负责接受捐赠和一般物资。为做好慈善捐赠工作,武汉市民政局制定并发布了《中国社会报》,以规范社会捐赠管理,应对疫情。自1月23日以来,共向社会发布了8条接受捐赠及物资公告,2条捐赠使用公告(涉及资金14.35亿元,其中定向资金4700万元)已全部公开。截至2月2日12: 00,市慈善总会共收到社会捐赠30亿元,从1月27日起分四批上缴市财政,累计转移27亿元

对此,北京志诚社会组织冲突调解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表示,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所有捐赠者的捐赠目的都比较明确,即用于预防和控制新冠状病毒肺炎。慈善总会作为接受者,应当将捐赠的财产用于预防和控制疫情。武汉市慈善总会按总部要求上缴市财政,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捐赠人对捐赠资金使用的意愿。

夏新,北京和丰艺术基金会的高级顾问,认为武汉慈善总会应该按照筹款计划使用捐赠的财产。如果需要变更,必须经过法律程序。目前,武汉市有关部门发布的各种公告和武汉市慈善总会发布的募捐计划中,都没有提到社会捐赠要上缴武汉市财政。

以上两位专业人士均表示:在当前疫情防控和抗击的关键时期,相关部门应根据《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捐赠工作规程》010《关于加强新型肺炎防控社会捐赠工作管理的通知》等法律法规及其配套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建立协调机制,提供需求信息,及时有序地指导筹资和救援活动,并依法严格监督捐赠款物的使用。

北京志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志诚社会组织矛盾调解研究中心执行董事

夏秀欣

北京鹤峰艺术基金会高级顾问

访谈

《慈善法》:据《公益事业捐赠法》报道,武汉市慈善总会将于1月27日起分4批将收到的捐款移交给市财政,累计移交金额为27亿元。你认为这个手术符合捐赠者的意愿吗?

何郭克:要判断捐赠者的意愿是否被违背,首先要明确捐赠者的意愿包括什么。我认为在实践中,捐赠人的意愿包括捐赠人决定捐赠什么、如何使用捐赠资金、谁将接受捐赠、如何使用捐赠财产的权利,以及知道使用效果的权利(信息披露)。

所以在新皇冠肺炎的防治中,捐赠人捐赠给慈善总会的捐赠财产,他们的捐赠目的比较明确,即为了预防和控制新皇冠肺炎,慈善总会是受赠人,慈善总会应该把捐赠财产用于防疫和控制。对于捐赠者来说,这是他们所理解的一个社会捐赠过程,而武汉市慈善总会按照总部的要求上缴市财政,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捐赠者对如何使用捐赠资金的意愿。例如,捐赠者向武汉慈善总会捐赠了1000元。慈善联合会首先把资金捐给了金融机构,但捐赠者并不知道。

一些专家和学者认为湖北的五个指定慈善组织实际上是在接受政府的捐赠。但是,我认为在有关的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慈善组织代表政府接受捐赠资产的依据,也没有在公告中规定政府必须接受捐赠资产

《公益时报》(民政部令第59号)第十九条慈善组织应当加强对募集捐赠资产的管理,按照法律、法规、章程和募集方案使用捐赠资产。确需改变捐赠计划规定的捐赠财产用途的,应当召开理事会审议,报其登记的民政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布。

可见武汉市慈善总会收到的款项属于社会捐赠,属于慈善财产。武汉市慈善总会根据募捐计划使用捐赠财产。如果需要改变,必须遵循法律程序。

在武汉市相关部门发布的各种公告和武汉市慈善总会发布的募捐计划中,没有提到社会捐赠要上缴武汉市财政。如果将社会捐赠上缴市财政,显然与民政部门备案并由联邦公布的筹资计划不一致,更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和部门规章的精神。

此外,公众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以示信任,并希望其严格遵守《中国社会报》等法律法规,依法利用好社会爱心,及时支援一线抗击疫情。如果捐赠者知道捐款需要上缴市财政,他们很可能会通过其他渠道捐赠和表达他们的爱,不一定要通过武汉慈善总会。这不符合捐助者的愿望。

第三,公众捐赠是社会公共资产和慈善财产。然而,把钱交给政府已经改变了财产的性质。我们知道,财政资金来自国家税收、相关费用和法律法规确定的其他情况。显然,社会捐赠不属于上述类别,也不应移交给政府。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在各种公告中,有一条声明“武汉市新肺炎防治指挥部将统一分配和使用市慈善总会的社会捐赠”,但这不能成为“社会捐赠上缴市财政”的法律依据。统一分配和使用没有问题,但有许多方法。如武汉市慈善总会可根据武汉市新肺炎防控指挥部的要求,上报“无限制”捐赠的使用计划和预算,由指挥部根据疫情防控总体情况进行审批。经批准后,武汉市慈善总会将直接向相关单位转移相关补助资金,签署补助协议,提出资金使用要求和资金监督审计计划,严格管理和跟踪资金使用方式和手段,依法公开信息,接受社会监督。这样,合法合规,可信度高。

第四,如果捐款上缴市财政,我不知道相关的社会组织如何按照法律法规公开信息。如果公开宣布捐赠并上缴市财政,这不符合筹资计划和有关规定。如果宣布社会捐赠直接分配和资助给相关机构,这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不知道。

《公益事业捐赠法》:根据现有公开资料,相关内容没有程序性解释或公开性解释。如果有必要这样做,法律和合规程序应该是什么?我们应该参考哪些相关法律规定?

何郭克:从尊重捐赠者的角度来看,捐赠者应该有知情权。如果他们必须交出钱,他们应该提前通知捐赠者。向市财政上缴资金的,还应当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告知捐赠人捐赠资金的使用情况。他们应该按照《慈善法》和《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的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不仅仅是通知捐赠者他们已经上缴了资金。金融是如何被使用的,它被用于什么,它被使用了多少?这一信息也应该披露。

夏语心:《慈善法》第五条捐赠财产的使用应当尊重捐赠人的意愿,符合公益目的。多纳

当然,在当前的特殊情况下,为了更好地开展疫情防控和防治工作,我们应该理解和支持政府部门出台的一些特殊政策。但是,有一个前提,即行政必须依法进行。武汉市新肺炎防治指挥部认为有必要将社会捐赠资金上缴市财政统一分配使用的,应当按照相关程序,在相关法律框架下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只有经过授权才能实施,并应及时向公众公布。显然,目前的程序和授权缺失。此外,武汉市新肺炎防治指挥部和相关部门没有法律依据来解释和宣传这一做法。

《公益时报》:你对涉及此事的相关部门有什么法律建议?

何郭克:我认为总部统一分配社会捐赠财产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不能理解上缴资金的行为。根据新皇冠肺炎防控的实际情况,总部要求慈善总会将社会捐赠财产分配给相关主体。慈善联合会将执行总部的要求,并向社会公布。没有法律障碍。我不知道上缴市财政的必要性在哪里?是政府不信任慈善总会,还是慈善总会对善用社会捐赠没有信心?对于上缴市财政的社会捐赠资金,更有必要进行信息披露。不能说慈善组织或政府的信息披露义务就此结束。

夏语心:2月10日,为促进新皇冠肺炎疫情依法有序防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相关办公室负责人回答了疫情防控中共同关心的法律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社会法律办公室主任郭琳茂从“鼓励捐赠、公开透明、及时高效、公平合理、接受监督、依法问责”六个方面对“公益慈善捐赠活动”进行了解读他强调:“依法治国要求把一切国家事业纳入法治轨道,全社会都必须依法办事。因此,慈善捐赠人应当进行合法捐赠,捐赠的物品应当符合安全、健康、环保等标准,并信守承诺。红十字会和各种慈善组织应当依法及时、高效、公平、合理地分配捐赠款物,做到物有所值。政府有关部门要依法严格监督捐赠款物的使用,对党和人民负责。同时,也欢迎全社会监督慈善捐赠活动,为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我认为在当前疫情防控和斗争的关键时期,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按照《公益事业捐赠法》 《慈善法》等法律法规及相关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建立协调机制,提供需求信息,及时有序地指导筹资和救援活动,依法严格监督捐赠款物的使用。目前没有法律授权,必须专门处理的紧急情况应依法授权。这是“依法治国,依法治国”的实施和体现。

友情链接:
尚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ecaviana.com 技术支持:尚志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