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律师披露“337”调查中国钢企胜诉过程
  
  来源: www.zecaviana.com 点击:1606

备受各方关注的美对我输美钢铁发起“337调查”案件,在经过双方11个月的“刀光剑影”博弈较量后,渐趋明朗。

2017年2月27日,经复审反规避诉点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决定推翻行政法官终止反规避诉点的第46号令,将反规避诉点发回重审,意味着关于反规避诉点的调查将重新走回到证据交换等程序中。

2017年3月24日,委员会决定不对行政法官终止商业秘密诉点的第56号令进行复审,商业秘密诉点的调查正式终结。

2017年4月20日,委员会就反垄断诉点的复审举行开庭审理口头辩论。

历经11个月,中国钢铁行业遭遇的首次337调查暂告段落,记者采访了代理宝钢进行商业秘密诉讼案的美国科文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Covington&BurlingLLP)冉瑞雪。

悍然发动的“调查”

2016年5月26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宣布对中国输美碳钢与合金钢产品发起“337调查”,调查共涉及宝钢、首钢、武钢等中国钢铁企业及其美国分公司共计40家企业。冉瑞雪律师介绍,这是美国首次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337调查”。根据该调查程序,美方一旦裁定企业有违规行为,相关产品或被永久禁止进入美国市场。对此,涉案中国企业严阵以待。案件共涉及三个诉点,即商业秘密、反垄断和反规避调查。

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2016年5月26日的声明中,美国钢铁公司指控上述公司串谋修改产品价格并控制美国的生产和出口,非法获取和使用美国钢铁公司贸易机密和虚假信息。原产国标签违反了《1930年美国关税法》条中的337条,并要求启动“ 337调查”以发布永久排除令,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甄瑞雪透露,美国钢铁公司指称的33,360碳钢和合金钢基本上涵盖了中国钢铁行业向美国出口的所有产品。原告依靠中国钢铁协会的“串谋操纵”产品价格和出口(“反垄断点”),并标明“假”,从而逃避了美国的双重反税令(“反规避点”)和中国。起源。钢铁企业通过所谓的中国政府黑客攻击和“窃取”原告先进的高强度钢的技术秘密(“商业秘密上诉点”)提起诉讼。其中,反垄断上诉点在美国的“ 337调查”中极为罕见。最近的一个类似案例是1978年日本钢管调查。反规避点在美国的“ 337调查”中也很少见。商业秘密投诉最初告诉我们,所谓的“入侵”中国政府在政治上极为敏感。据悉,该案涉案的40家钢铁公司分别受到不同的指控,有的涉案全部,有的涉案。宝钢是一家涉及这三项投诉的钢铁企业。

抵抗反击的尊严

近年来,中钢凭借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已经抵制了欧盟,北美,南美等地区。 2014年,有14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钢铁产品进行了21项贸易救济调查; 2015年,这一数字上升到37。从频繁的“双反”调查到今天的“ 337调查”,中国对美国的钢铁出口正逐渐受到限制。 “双反”调查的后果是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而337调查裁定,禁止令和排除令意味着有可能永久失去美国市场。为此,中国公司进行了反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宝钢积极有效的法律辩护。

对于商业秘密投诉,在案件开始之初,宝钢的律师团队卡温顿首先迫使原告美国钢铁公司将除宝钢之外的其他中国钢铁公司排除在起诉书之外。秘密上诉点解决了宝钢以外其他钢铁公司的担忧。除了担任宝钢的律师外,Covington还是该案的首席律师事务所,并负责协调钢铁行业的回应,包括对反垄断上诉的回应。

针对涉嫌盗用商业秘密的问题,翟瑞雪表示,宝钢通过美国“ 337调查”证据交流计划提交了大量证据,证明其自主研发相关产品,以及13名事实证人。宝钢(主要是技术团队)在香港和纽约进行了为期11天的庭外取证工作,他们回答了美国钢铁律师提出的问题,并成功扞卫了宝钢的技术尊严。宝钢律师还从梅钢获得了大量证据,结合案情和美国相关法律规则,提出了有力的辩护,导致美钢撤出。这些努力无疑为在商业秘密投诉中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专业有效的防御

甄瑞雪说,在中美贸易战和中国钢铁出口在全球受到批评的背景下,这场诉讼的关键意义不言而喻。这家美国钢铁公司反复利用政治因素试图影响此案的正常审判。宝钢律师进行了反击。 ITC行政法官最终展现出的法治精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甄瑞雪介绍说,过去的经验表明,高度重视调查过程以及与行政法官的积极沟通对于赢得诉讼非常重要。在美国,行政法官在“ 337调查”案中的地位非常重要。证据收集,起诉和辩护等一系列程序对调查结果的影响通常是决定性的。使她印象最深的是中国公司在这次辩护中的表现。从“ 337调查”开始,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就表现出了坚决的反击态度和专业的法律应对措施。

早在2016年4月29日,宝钢集团就发表声明称,对美国钢铁公司的三项指控是“毫无根据的”,特别是对于盗用商业秘密的指控。宝钢表示,它起源于美国钢铁。该公司毫无根据的猜测和主观假设甚至是胡说八道。它还呼吁中国政府使用世贸组织规则并采取必要措施,争取对中国钢铁公司的公平待遇。宝钢特别指出,2009年,宝钢建成了多功能超高强度钢生产专用线,为宝钢开发生产双相钢奠定了基础,并通过了许多汽车主机厂的材料认证。和零件工厂。

重大胜利

2017年2月15日,在宝钢及其律师的努力下,美国被迫提出撤回商业秘密投诉指控的动议。 2月22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行政法官裁定终止对商业秘密投诉的调查。据悉,在美国337调查的历史上,这是中国公司首次赢得商业秘密案件。它的意义非同寻常。据报道,在美国“ 337调查”中赢得中方的可能性很小。数据显示,在过去的47起“ 337调查”案例中,中国企业的流失率高达60%,远高于国际平均流失率26%。中国企业在商业秘密类别“ 337调查”中,除齐瑞雪律师的成功和被驳回的粉碎案外,没有成功案例。宝钢此次成功获胜具有重要意义。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认为,美国的反复调查,事实上早已表现出了对中国钢铁的极大偏见。美国钢铁产业自身的落寞,才是发起调查的最根本原因。因此,中国企业面对“337调查”不要乱了阵脚。具体来说,需要中美律师联合起来研究、搜集证据,确定抗辩策略,有效进行抗辩;希望中国企业抛弃不愿意打官司的文化心理,积极应诉,通过专业律师的努力,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同时,企业也要吸取教训,连传统的钢铁企业都遭遇知识产权调查,那么任何企业都必须注重日常的知识产权保护基础性工作,只有平时注意一点一滴积累,才能在法庭上拿出证据,积极有效抗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曹新明认为,在很多产业领域,美国很多企业都曾指责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多国企业窃取其商业秘密,因此,中国企业需要中美律师联合起来研究、搜集证据,确定抗辩策略,有效进行抗辩;希望中国企业抛弃不愿意打官司的文化心理,积极应诉,通过专业律师的努力,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同时,企业也要吸取教训,连传统的钢铁企业都遭遇知识产权调查,那么任何企业都必须注重日常的知识产权保护基础性工作,只有平时注意一点一滴积累,才能在法庭上拿出证据,积极有效抗辩。中国钢铁企业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一旦被排挤出美国市场,对整个钢铁产业来说都是坏事。

友情链接:
尚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ecaviana.com 技术支持:尚志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