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福利国家”制度还能走多远?
  
  来源: www.zecaviana.com 点击:1155

福利国家的诞生

社会福利主义和福利很早就出现了,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社会福利基本上处于“帮助穷人”社会救济的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社会福利事业发展很快,从简单的“扶贫”到社会规模所有公民都可以享受的社会福利制度。这创造了一种所谓的福利国家。第一个提出“福利国家”的是英国。在战争结束时,英国国家失业保险委员会主席William Bailey Beveridge提出了题名《社会保险及有关福利问题报告书》。这部着名的“贝弗里奇报告”成为战后欧洲福利国家的“新蓝图”。报告明确指出,社会福利不仅应该是一种“贫穷”性质,而且应该是每个人享有免于贫困,疾病,无知,污染和失业的自由的权利。英国工党于1945年上台后,根据这份报告,颁布了“国民保险法”和“国家保健法”等一系列法律,建立了一整套社会保障制度。因此,英国工党政府于1948年宣布英国建立了一个“福利国家”。然后,西欧和北欧的许多国家相继建立了社会福利制度。美国,日本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改善了社会保障制度,并宣布建立“福利国家”。

目前,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分为两类:一类是“北欧,英联邦类型”。它是一个适用于所有公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实施社会保障,不歧视所有居民。由此产生的保险费与我的身份和收入无关。只要接收条件足够,您就可以获得相同的保险标准。瑞典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上代表了这种类型。瑞典社会保障制度遵循的原则是为所有公民提供无差别的平等生活保障,并保持一定比例的原始收入。因此,基本上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原来的收入水平得到妥善处理。其内容包括医疗保险,国民年金保险(养老金,残疾,幸存者等),国民年金保险,失业保险,子女津贴和伤残津贴。

医疗保险:包括门诊和医院的诊断和治疗,医疗费用以及返回医院的运输费用。它还包括病假的收入补贴。其中,只有门诊治疗费由我承担。

国家养老保险:包括养老金,残疾养恤金,遗属养老金,家庭主妇津贴和没有自理的生活津贴。退休金是为这位60岁的退休老人准备的。老年人还免费获得助听器,乘坐公共汽车,甚至免费提供烹饪,购物,清洁等服务。残疾年金根据残疾程度支付,完全残疾人的待遇等于养老金领取者的养老金。寡妇的养老金有寡妇养老金和孤儿年金(16岁以下)。家庭主妇的年金可以退休,年龄超过60岁且无法领取退休金。无法照顾生活津贴的是那些需要有人照顾的人,护理人员也领取护理津贴。

国民年金保险是一种年金,支付给以其原始收入的一定百分比领取国家养老保险的人。在这一点上,每个人都表现出不同。

失业保险:接受的条件是,如果您受雇一年以上,并且您在失业前一年工作超过五个月,您将获得约90%的原始工资。

子女免税额:发给所有16岁以下的儿童。

残疾或死亡的一次性或经常性或幸存者福利。

从上面可以看出,保险的轮廓从“从摇篮到坟墓”。

另一种类型被称为“欧洲式”社会保障体系。它是在雇用员工的职业保险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目的是使投保人能够在工作中断或失去工作能力时保持与其原始生活相对应的生活水平。显然,这不是针对全体人民,而是针对被保险人员。收到的保险费根据被保险人的原始收入水平而有所不同。但是,对那些极难生活的人给予某些补贴。欧洲大陆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开发出基于此类型的社会保障体系。美国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分为两部分: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社会保险是雇员在就业期间支付的就业税。当他失去正常的劳动收入时,他会收到一定数额的保险。美国政府(包括地方政府)组织的社会保险是强制性的(与其他国家一样),规定范围内的员工和企业主必须按要求缴纳社会保险税。社会保险费的支付规定了严格的条件和许多程序,标准各不相同。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险包括:老年,残疾和幸存者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等。养老保险(养老金)支付给已退休(65岁)的老年人缴纳社会保险税十年以上。一般来说,它可以达到工资收入的一半以上。社会福利补贴对于穷人来说是一种救济。有生活津贴和医疗援助。补贴金额极小。食品费用超过家庭总收入30%的家庭可以获得食品券。接受社会福利救济需要严格查处,有的甚至涉及到人们的私生活,所以人们往往不忍心接受申请。有些车不行。一些小农户申请食品补贴而不是出售他的农业机械。

社会保障制度的作用和实质

西方社会福利制度在社会经济发展和贫困工人阶级生活中起着一定的作用,被称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内在稳定器”。首先,通过各种社会保障获得的转移收入逐渐增加,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在1959年,17%的美国工人收入来自各种社会福利,1977年上升到27%,现在约占30%。 1989年,约有3890万人获得了各种社会保障收入,总额达2,280亿美元。它使失业者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得到救济,老年人,残疾人,寡妇,寡妇和孤独的人得到一定的照顾。它减少了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家庭和人口的数量。根据美国政府的一项调查,1967年有1610万家庭处于贫困线以下,其中610万家因各种福利收入而达到贫困线。由于现金收入的各种保障,总人口中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从1960年的22.2%下降到1983年的15.2%。如果食品券,低成本住房和医疗补贴等社会救济是此外,贫困率将进一步降至10.2%。这将弥补工人的基本生活,特别是最贫困的阶层。更重要的是,它将维护整个无产阶级的生存和发展,从而确保资本主义生产所需的劳动力的再生产。同时,它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阶级矛盾,使社会处于相对安全的境地。其次,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扩大社会需求,缓解或规范生产与消费之间的矛盾,在反危机中发挥“自动调节”作用。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支出是预算支出的主要项目。其规模因国家而异。其中大多数占GNP的1/5或1/6。这表明社会保障提供了巨大的“有效消费需求”,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了很大一部分社会产品和服务。没有这笔开支,资本主义生产的流通和周转将难以实现。一方面,由于各种社会公益事业的实施,商业,服务业和医疗保健行业的就业人数有所增加,一些失业人员找到了重返工作的机会,从而扩大了社会需求。另一方面,在高经济周期期间,由于就业增加,员工收入增加,失业人数和需要救济的贫困人口减少。它增加了税收,减少了社会福利支出,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社会购买力,并抑制了经济的“过热”。相反,在危机阶段,就业人数减少,员工收入减少,失业人数和贫困人数增加。它减少了国家税收,增加了社会福利支出,从而提高了社会购买力,提供了一定的有效社会需求,促进了经济复苏。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全体人民的社会福利,特别是就业工人和贫困阶层,其种类和数量都在增长。从表面上看,这是与劳动力就业无关的自由收入。似乎资产阶级国家或社会赋予或提供了它。国家或社会为穷人和失业者提供保障,从而保障他们的生活和医疗。在这种错觉的基础上,出现了“福利国家”和“福利社会”的各种理论。资产阶级学者称赞“福利国家”是人类的“天堂”和“天堂”。美国着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认为,这一制度的实施已经使国家从资产阶级的传统工具转变为满足工人需要,为人民创造公平和繁荣的超级组织。这一理论完全扭曲了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福利的本质。

应该从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资源,整个无产阶级以及每个工人的生死过程中审视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福利的本质。这清楚地表明:首先,它是劳动人民自己支持自己的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有三种财政福利支出来源。首先是员工和企业缴纳的社会保险税。其次,国库支出是政府的财政支出。三,其他收入,主要是社保基金的存款或贷款利息。它是社会保障税的衍生收入。以上三个部分的比例因国家而异。一般来说,社会保险税是主要的收入来源。西方国家的法律规定,所有具有一定收入的雇员和自营职业者应缴纳社会保险税。 1989年美国工人缴纳的社会保险税是其工资收入的7.51%(其中1.45%是医疗保险税)。对于每个工人,他在整个就业期间缴纳社会保险税。如果您在65岁开始工作并在65岁退休,您将需要支付45年的社会保险税。缴纳的社会保险税累积相当可观。个体经营者还必须缴纳社会保险税。也就是说,劳动人民在整个就业期间缴纳社会保险税,并在他们年老,失业和残疾时领取保险金。因此,付款和收款是相互关联的。退休后员工领取的养老金和家庭收到的其他养老金实际上是在整个就业期间由工人自己累积的。它们是劳动收入的一部分,以社会保险税的形式支付。他们被送到了这个国家,当他们无法工作并失去了劳动收入时,他们以保险金的形式从国家返回。因此,它既不是国家的供给,也不是资本家的礼物。

除了雇佣劳动者外,社会保险税还由他受雇的公司支付。通常,金额等于或大于雇员自己支付的金额。美国企业主支付的社会保险税的税率和税率等于工人支付的税率。在形式上,这部分由资本家和企业主支付,类似于资本家支付的个人所得税或企业的利润税。但事实上两者完全不同。社会保险税不是从资本家的剩余价值和公司的利润中支付,而不是扣除剩余价值或利润。企业主将其作为可变资本的一部分支付。因为它是维持劳动阶级复制所必需的支出,所以它是资本家可变资本的一部分。最初,这部分应该作为工资支付给工人,但现在它只是改变了形式,并且已经作为社会保险税支付给国家,国家用它来满足社会劳动力再生产的特定需要。对于资本家来说,无论是作为工资直接支付给工人还是作为社会保险税直接支付给国家,唯一的变化就是形式,其实质是可变资本。资本家将其视为可变资本的一部分,计入商品的成本价格。因此,企业缴纳的社会保险税仍然是劳动者劳动价值的一部分,也是工人工资的一部分。这部分价值由劳动力卖方为自己进行的必要劳动补偿。因此,它不是资本家阶级的礼物。

国库承担的社会保障费用由国家财政收入提供资金,各种税收是主要部分。众所周知,资本主义国家的大部分税收直接或间接地落在劳动人民身上。企业支付的利润税和资本家的个人所得税一般不从劳动价值中扣除。但它是剩余价值的一部分,由工人创造。因此,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福利实际上是劳动人民自己养活自己的制度。国家只是采取政策手段,一方面向雇佣工人,另一方面补贴工人,不能谈资产阶级的恩赐。

其次,社会保障制度实际上是劳动人民内部收入的再分配。它反映了劳动人民内不同层次人群之间的关系。从年度角度来看,一方面,有一定收入的雇主和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税(有强制性);另一方面,退休人员,失去收入和生活困难的人获得保险福利。例如,在美国,1989年投保的纳税人总数约为1.3亿,而获得各种社会保障收入的人数约为3,890万。两者之间的比率为3.34:1。也就是说,在过去,由3亿9千万人提供的社会保障由全部投保人提供。参与者以社会保险的形式将部分收入转移给社会保障受益人。这种关系是业内劳动人民与失去工作并依靠社会保险维持生计的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正是劳动力对失去工作人口的支持,而资产阶级国家只起了“中介”的作用。

进一步发展劳动价值模式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将工资作为劳动价值或价格的现实形式进行讨论。他指出,工资是劳动价值或价格的转变。他没有具体涉及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这是因为当时没有建立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社会救济只是教会和其他组织组织的慈善事业,因此没有成为支付劳动价值或价格的形式。

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生产社会化与资本主义矛盾的大发展,改变了劳动价值的支付形式。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也成为劳动价值或价格的支付形式之一。现在,劳动的价值或价格的主要部分仍然以工资的形式支付给工人,但有些仍然采取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的形式。

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其中的主要部分)以其客观的历史条件成为劳动价值或价格的一种形式。资本主义的生产本质上是一种社会化生产。因此,劳动力再生产作为资本再生产的要素之一也是社会化的。出售劳动力的工薪阶层是一个阶级的整体存在和发展,从而不断保护资本所需的生活劳动。

因此,劳务再生产的成本不仅包括工人个体劳动者的劳动价值或价格,还包括整个工人阶级的价值或价格。它包括工人和失业工人;它包括维护和改善现有劳动力,以及雇佣工人的不断更新,补充和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科技革命的深入发展,资本主义再生产的社会化程度空前提高,劳动力再生产的社会化程度大大提高。个体企业无法满足劳动力再生产的许多共同需求,社会(以国家为代表)解决了越来越多的需求。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生产过程的复杂性普遍提高了文化工人文化水平和技术技能的要求。要提高全社会普及教育水平,组织各种职业技术培训,提高社会劳动力素质。新兴工业部门和企业的出现,现代化,自动化,自我控制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技术装备使资本主义国家不仅增加了周期性失业的数量,而且出现了规律的,大规模的结构失业军。但是,失业军队的存在是重新生产社会资本的必要条件。资本主义社会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来维持和保存大量的工业后备力量,以满足资本运动的不同需求。从长远来看,劳动力的再生产是新陈代谢的过程。一方面,新老工人继续加入并补充招聘工人的队伍;另一方面,那些失去工作能力的人,如老年和残疾,逐渐退缩。新加入的工人需要学习和训练,掌握劳动技能,退出劳动者需要继续生活和治疗病人。由于战后人口老龄化,这一人口的比例正在上升。此外,社会上因各种原因遭受极端贫困的人,如低收入人群,没有收入的人,如寡妇和孤独,也必须维持生计和养家糊口。所有这些人都是无产阶级队伍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生存和发展,有必要“支持”这些人。但是,除了工人的工资和某些福利外,个别资本家或企业都不愿承担上述款项,他们无法组织日益完善的社会福利事业。因此,国家承担这一责任,并在整个社会中建立社会保障制度。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见证了新的发展。战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迅速发展,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和对抗并没有消失。相反,随着生产的发展,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阶级差距加大。残酷的现实教育了无产阶级,提高了阶级意识。与此同时,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激发了他们的斗争精神,促使他们与资产阶级进行各种形式的强大斗争。分散的斗争已发展成为整个行业和整个社会的有组织的斗争。它的规模和势头正在增长,斗争的内容从经济斗争到改善生活待遇,再到旨在改变社会制度的政治斗争。它不仅给资本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动荡,直接威胁着资本主义制度的生存和发展。这种情况迫使资本家阶级调整其对无产阶级的态度。国家采取了一种新的措施来调和阶级矛盾和安抚全社会的工人。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在这种客观条件下产生的阶级对抗的缓冲。

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并没有增加劳动力“额外”的价值或价格,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其支付形式。然而,它又一次制造了假象,进一步遮蔽了资本剥削劳动的本质。原来,当劳动的价值或价格以工资的形式存在时,工资就表示为所有劳动的价值(按其劳动时间支付),从而消除了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之间的差别,从而掩盖了剩余价值的来源。如今,无产阶级也“享受”了各种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增添了新的幻想。看来,工人不仅得到了所有劳动的报酬,而且还得到了以牺牲劳动为代价的未付收入。这似乎是资产阶级及其国家给工人阶级的“礼物”。因此,我们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揭露这些幻想,指出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保险制度的本质,坚持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同时,必须看到上述劳动价值或价格支付形式的变化,坚持以发展的眼光。在研究当今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价值和资本价格时,除了工资形式外,还必须包括社会保障支出的主要部分。只有这样,才能正确认识现代资本主义国家阶级关系剥削的本质。

“福利国家”的理论基础

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政策体系的组成部分。它以“福利”理论为基础,其两大支柱是英国经济学家皮古的收入均衡理论和凯恩斯的就业理论。皮古是英国剑桥学派的主要代表之一,他在1920年写了一本书[0x9a8b]。基于收入边际效用递减原则,他提出通过改变收入分配来实现“收入均等化”。累进税将把富人的一部分收入转移到国家手中,然后组织社会福利,对穷人和失业人员进行救济和补贴,提高全社会的福利水平。庇古为福利经济学奠定了理论基础,被称为“福利经济学之父”,后来凯因斯提出了就业理论,认为经济危机和失业的根本原因是有效需求不足。为了增加有效需求,政府组织社会福利和公共设施,同时实行收入再分配政策,将部分富人收入转移到穷人身上。通过吸收凯恩斯的思想,福利国家理论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福利国家理论主张通过收入再分配和社会福利的发展,建立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福利国家”。

战后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所谓的福利国家理论仅仅是掩盖资本剥削劳动和美化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一种手段。资本主义国家制定了社会保障制度,宣传建立“福利国家”,不消除贫困,保护和改善工人生活,提高福利水平。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维持和保证劳动力的再生产,从而确保整个社会资本的正常运转。它完全取决于资本积累的要求。他们正在考虑的实际上是满足资本积累所需的“平等”和“效率”之间的关系。 “平等”是收入的均等化,“效率”是指生产资源的有效利用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在市场经济国家,两者都是矛盾的。效率是基于不平等,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条件。与此同时,市场经济的运动继续产生和扩大不平等。但不平等无法无限扩大。它有一个上限和下限。如果它打破了上限或下限,它将破坏效率,从而对资本流动产生不利影响。上限意味着不平等的差距缩小到接近完全平等。他们认为不平等突破了上限,它会产生与无所事事,做得越来越少,能够做同样事情,直接影响效率提升的负面现象,从而从根本上威胁市场的存在经济。和发展。因此,市场经济不允许不平等超过其上限。下限意味着不平等之间的差距太大。不平等的发展突破了下限,是绝对不平等的极端发展。结果,将产生一些“社会敌对”的力量,引起社会动荡,从而危及市场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与此同时,工人没有经济能力接受教育,培训和培训后代,导致劳动力素质的恶化。这也将影响效率和经济发展。因此,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市场经济宁愿牺牲一些效率来将不平等程度提高到其下限以上,这样两者就能保持相对平衡。当然,“效率”是“效率”与“平等”之间关系的决定因素。资产阶级对社会福利的态度显然正在发生变化。战后,由于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的大发展,个体企业在劳动力再生产中存在许多特殊需求,收入差距的差距导致了阶级矛盾的激化。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及其政府认为社会福利和保险没有建立,资本流动受到威胁,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巩固,采取了更“积极”的态度。资产阶级学者主张福利主义。思想。相反,一旦形势发生变化,经济发展缓慢或阶级矛盾相对温和,既定的社会保障制度就会对资本积累的运动产生不利影响。当资本利益受到影响时,他们的态度会发生巨大变化,并开始诅咒社会保障制度。在“综合福利”的立场上,社会福利被削减,“改革”制度得以实施。

“福利国家”的危机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由于经济增长率普遍下降,减税和社会福利支出大幅增加,既定的“福利国家”制度难以维持。经济形势恶化,失业人数急剧增加。结果,社会保险税收收入大大减少,社会福利和救济支出大大增加。据法国估计,每10万失业人口,社会保险税收减少66亿法郎,而失业救济支出增加20亿法郎。这两项合并的财务压力为86亿法郎。目前,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支出的财政支出已成为最大的项目。在该国的财政资源无法维持生计的情况下,只能维持更大的赤字融资。巨额财政赤字不仅削弱了国家调节经济的能力,而且加剧了通货膨胀的恶性发展,使资本主义经济更加不稳定。与此同时,社会保障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和国民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直接影响社会积累和投资,进一步导致经济发展停滞和放缓。例如,瑞典在20世纪60年代的积累和投资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8%,而在20世纪70年代,它实际上降至2%。结果,国民经济的增长率已下降到2%左右。此外,西方国家劳动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下降,人口老龄化加速了劳动力的负担。该行业的工人很难负担增加的税收。另外,由于社会保障制度管理不善,社会财富的大量浪费也导致经济效率下降,对资本积累和企业生产产生了不利影响。

面对“福利国家”制度的危机,西方国家正在寻找出路。在过去,资产阶级政治家和学者们唱起了福利国家的赞美之歌,并称之为人类的“天堂”和“天堂”。今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改变了面孔,谈论了他们的弊病。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认为,社会福利超过社会承受能力。瑞典人民党主席Urtens说:“我们正面临着经济收入无法承受的后果。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长期维持这种状况。”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已经诅咒:福利国家本身的概念是不道德的。它成了一个摧毁所有人身自由的怪物,只是鼓励懒惰使市场经济衰退。

西方政府十多年来一直在实施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并逐渐退出“福利国家”制度。上一节已经介绍了两个美国里根政府削减社会福利的情况。英国撒切尔夫人的政府也大幅削减了福利支出。社会福利支出从1970年到1983年下降了2/3。1982年,英国人均福利成本约为2,000美元,相当于1980年4,000美元的一半。他们还计划取消一些社会保障事业。由国家将其交给私人进行商业运作。但是,社会保障制度的出现有其客观的历史必然性。资产阶级国家也不可能完全废除社会福利和社会救济制度。

资料来源:《福利经济学》

http://m.syjs168.com.cn

友情链接:
尚志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ecaviana.com 技术支持:尚志门户网 | 网站地图